欢迎光临掌上中医

  
首页 > 偏方秘方> 大量民间中医药偏方面临失传

大量民间中医药偏方面临失传


  中医药偏方是我国劳动人民在日常生活中不断积累探索出的一套经验和药方,在临床上因对同一病或同一类病症有“药到病除”的疗效而代代相传。但是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大量民间偏方散落在各地,不少被拒之医学门外,导致许多民间中医“宝典”逐渐失传。


  对此,省政协委员、山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张伟建议,应在全省范围内开展民间中医药偏方、验方挖掘整理工作,让散落在民间的偏方、验方能够更好地发挥作用。大量民间偏方面临失传我国的民间医药资源,称得上是一个博大精深的医药宝库,如果能够把这些精髓发掘出来,将为人们的健康提供更为有利的保障。目前,大量优秀的偏方未被充分挖掘,有的甚至面临失传的危险。


  张伟介绍说:“偏方一般代代口授相传,散落于民间。1985年,济南市有关部门曾组织过一二次大规模的挖掘秘方活动并搜集到上千个秘方,经历五年的整理后分类投送到各家医院应用。”但是现在,偏方却正在逐渐失传。许多以前在农村耳熟能详的中草药现代人见都没见过,掌握在老一辈人手中的简单灵验的偏方,因得不到合理利用和保护,加上后人不愿意学习,时时都有失传的危险。虽然现在网络上各类民间偏方铺天盖地,但事实上,一些珍贵的偏方往往散落于穷乡僻壤,张伟介绍说,“掌握这些偏方的人也许目不识丁,更别说上网了”!随着时间推移,这些流传上千年的古老偏方将被现代医学所遗忘,长此以往,会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


  对此,张伟十分担心,“这些医术、特效药方失传了,今后再想研究出来可就很难了”。应当对民间偏方进行挖掘整理“民间偏方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经验总结、是无价之宝,但现在已在湮没、失传,急待收集、整理、研究”。为此,张伟建议省财政厅、省卫生厅应当设立专项经费对我省民间中医药偏方、验方进行挖掘整理。首先,应当组织一次关于民间偏方的普查。张伟认为:“国家相关部门应组织医药界人士,尤其是基层医卫人员和民间中医,对散落在民间的偏方、祖传秘方进行收集(可考虑有偿补助)、筛选、审查、确认,对于确有价值的固定配方,可提供相关政策支持,在正规医疗机构或由具备行医资格的医生进行推广,让患者受益。暂不能确定其疗效的,作为研究中医文化的史料也应登记在册。”


  同时,可以成立民间医药研究会,负责抢救收集整理流散民间的偏方、验方。把收集的偏、验方从理论上进行论证;在应用上进行技术指导;在推广上落到实处。把收集的偏方、验方整理成册,争取3-5年内做出成效来。张伟担心:“现在能懂中草药偏方、验方的人不多了,如果还不重视这项工作,懂民间偏方、验方的人老了,等老一辈人走完了,中草药偏方、验方也失传了”。


  对有一技之长的“郎中”核发民间执照对于偏方失传,张伟表示还有另一方面的原因。“有一些师承祖传,掌握特效验方的土生、土长的土郎中因不具有执业医师资格,有的转行,有的只能顶着‘非法行医’的帽子偷偷营业。这也使得大量的偏方、验方不能更好地流传、使用。”张伟建议,对有独特疗效,密不外传的民间祖传秘方,有一技之长的民间“郎中”,应制定特殊的政策保护这些秘方使用者的知识产权和行医权,核发民间医生专技、专病执业执照,使民间医生有法可依,为病人解除痛苦,将民族医药发扬光大。对各种打着祖传秘方旗号,坑害消费者的江湖术士进行打击,重塑人们对于民族医药的信心。同时,建议卫生厅、中医药管理局等相关政府主管部门制定相关扶持政策,以科研课题的方式组织攻关计划,进行课题招标,或者委托相关单位如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及临床一线人员对验方进行验证,以去伪存真。既辨别了验方的真伪、有效性如何,又可以为民间验方的疗效提供客观依据,推动民间验方的推广应用。


  本报记者刘晓迪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