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掌上中医

  
首页 > 疑难杂症> 魏锋:做福田反诈“老中医” 专治疑难杂案_深圳新闻网

魏锋:做福田反诈“老中医” 专治疑难杂案_深圳新闻网

有着十二年从警经历,从一名派出所基层干警做起,与深圳的反诈骗工作一同成长,如今已是福田区反诈工作的一名“老中医”,专治疑难杂症,给陷入团团迷雾的诈骗案件找出路。他是魏锋,现在的身份是福田刑警大队二中队副队长。?
深圳新闻网讯有着十二年从警经历,从一名派出所基层干警做起,与深圳的反诈骗工作一同成长,如今已是福田区反诈工作的一名“老中医”,专治疑难杂症,给陷入团团迷雾的诈骗案件找出路。他是魏锋,现在的身份是福田刑警大队二中队副队长。
2004年,魏锋从部队转业到香蜜湖派出所工作,这一干就是十年。而在这十年,网络电信诈骗经历起步并泛滥的阶段。2006年,短信诈骗作为最早一批电信诈骗开始出现。那时,电信诈骗还未成气候,大多数人也没想到十年后会成为数量多且难侦破的一类案件,反诈战线未成立,这类诈骗案隐藏在派出所的各类案件中,成为魏锋这个基层民警每天面对的工作之一。正是在这个时候,魏锋开始接触了电信诈骗案。
侦破全国第一起打击境外诈骗案
2006年,有一个案子给他留下了很深的遗憾。一天,就在离香蜜湖派出所不到二十米的一家银行,一个花卉市场的老板被短信诈骗了30多万。接到报案时,魏锋心里还想着“不就是打个电话吗?抓回来应该不难吧?”,有自信把这个案子破了。然而现实却比这复杂得多。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魏锋跑银行调取视频,还出差到广东省内多地和福建等地调取证据,但遗憾的是,最终还是没能破案。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魏锋逐渐走上了反诈这条路,但这个遗憾一直留在他心里,也让他面对诈骗案更加追根究底,不放过蛛丝马迹。直到2008年“1217专案”的成功侦破,稍稍弥补了这个遗憾。
2008年,网络普及率提高,冒充银行、公检法、电信等诈骗手段开始层出不穷。这年7月发生了一起诈骗案,犯罪分子冒充银行客服,多个受害人被骗金额达几百万。接到报案后,魏锋独自一人开始破案,查银行流水、查通信运营商……这个案件,他查了几百个电话号码、一千多个银行账号,从银行打印的账单堆了一米多高,调取了几百个视频,硬盘都装不下了。历时四个多月,魏锋一层一层查下去,每一条线索都不放过,多管齐下,线索都指向了同一伙人,最终在罗湖某小区将犯罪分子抓获。
这个案件发生在7月,到12月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了。四个月的苦苦侦查中,魏锋独自面对着重重困难,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回忆说,12月初的时候,他几乎都要放弃了。好在事情出现了转机,这时,市刑警支队也参与到这个案件中,12月24日该案收网,一晚上抓获了25名犯罪嫌疑人,缴获的物证摆满了半个房间。
最终,这个案件查出全国被骗人数达400多人,被骗资金1亿多,这就是著名的中国第一单打击境外犯罪的案件,对深圳及至全国都有重要意义,曾被《新闻联播》、《焦点访谈》、《东方时空》等多个节目报道过。对魏锋来说,这是他成功破获的第一起电信诈骗案,也是他从警以来侦破的金额最大的诈骗案,同时这次成功破案也稀释了两年来一直暗藏心底的遗憾。
在海量线索中寻突破,查轨迹挑破绽
在香蜜湖派出所的十年,魏锋主要负责反诈骗工作,提起这些往事,他有些自豪:“那时候,接触性诈骗破案率能达90%,香蜜湖反诈工作处于全市前列。”在与诈骗分子的斗志斗勇中,魏锋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并形成了自己的反诈思路。
“我的破案理念就是——只要是涉案线索,就查询所有历史轨迹,从中挑破绽。”魏锋说。特别是“1217专案”的破案过程,他一点点抠细节,在银行、通讯等自己不懂的领域慢慢学习、了解,补充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这让他受益至今,“破了这个案件之后,其他案件就简单多了”。
他说,只要用心做,并不是破不了案的。勤思考、肯用心、善琢磨、有耐心,这些性格特质让魏锋面对错综复杂的案件时总能沉下心去研判、去突破。遇上难啃的硬骨头,破案的思路不能被打断,他就扎根在派出所,常常在派出所加班,有时甚至一周在派出所睡五天。出差更是家常便饭,最长的一次整整出差了两个月。
有经验的累积,也有破案的决心,在反诈中魏锋驾轻就熟,破案也越来越多。2009年,他破获了他反诈生涯中最成功的一宗案件。这年5月,诈骗分子冒充公检法,受害人被骗50多万。魏锋从各路线索着手,最终犯罪分子全部抓获,被骗资金也全部追回。同时还在追查的还有“519案件”,魏锋说这个卷宗最多的一起案件,多达36本,堆起来也有一米多高。历经近三个月追查,最终核实全国受害人达500人。
完成角色转换,做反诈“老中医”
2014年8月,魏锋的事业发生了转折,从一名一线民警变身成为反诈“培训师”,来到福田公安分局指挥处。用他的说法,就是“不能只有你会干,而是要带动全分局的人一起干”,把反诈工作经验总结出来,带动全分局的反诈形势好转。在指挥处这一年多,他既当情报员,负责分析研判整个分局的刑事案件情况,做情况评估决策,也当“培训师”,手把手教别人如何破解电信诈骗案,如果有案子遇到瓶颈,并为其提供破案思路并及时追踪。2016年5月,他又来到福田刑警大队二中队,负责新型网络犯罪。
其实,身份的转变意味着魏锋基本不再从事一线工作,但偶尔也会“过把瘾”。2015年12月,华强北派出所接到一起冒充公司领导的QQ诈骗案,被骗金额3500万,犯罪分子一小时转账至七级账号变现。这个案件中,他负责数据统筹,海量数据需要他来分析,他回忆说,这是他从警以来分析数据量最多的一个案件,整整20天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每晚最早两点多回家,早上八点就到了办公室。第15天,抓获第一个犯罪分子,第20天成功破案。
现在在反诈领域,破案时间越来越短,这得益于科技的进步。但是魏锋认为,科技手段固然重要,但是对于反诈来说,分析账单、分析线索等基础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否则科技手段再发达也无处着手。无论案件形势如何,破案的本质是相似的。
工作十余年,魏锋却没留下一张工作照。采访中,魏锋给记者看了一段他近期在海南实施抓捕的视频,视频中,魏锋与同事们上墙、上房顶,对犯罪分子进行围追堵截,但是作为拍摄人,魏锋并没有露脸。他其实不喜欢“出风头”,只愿意埋头破案。
他说,反诈工作其实是一种枯燥又辛苦的事情,他希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让更多人免于受骗。[责任编辑:秦川]
文章评论